影子

鄂尔多斯日报 2017-05-18 09:56编辑:温智娇

邓文静直入云霄 汤青 摄 

越长大越觉得,我自己有许多地方,和母亲是相似的。

儿时,当我瘦小单薄的身影从人群中穿过,总会有婶子大娘们乐呵呵地说,你看这丫头,准是淑华家的,不仅眉眼间像,连走路的姿势都一模一样呢!第一次去远房舅姥姥家做客,我不安地拉着母亲的衣角,怯生生地躲在她身后,舅姥姥就笑盈盈地看着我,又转身对母亲说,这孩子,和你小时候一样“怯生”呢……那时我总认为大人们的话题很无聊,我是母亲的孩子,我们有相似的地方,这有什么奇怪的呢?!随着年龄的增长,过了而立之年,自己也当了母亲后,才知道有些“相像”是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”的光阴流逝。就像你看见今年的这朵花开了,待它明年再开时,会恍惚间有种它们分明是同一朵花的错觉。

女儿是母亲的影子。年幼时自不必说。母亲走到哪里,我就跟到哪里,离开一刻钟都不行,我俨然是个“小跟屁虫”,像膏药一样粘着母亲,甩都甩不掉;就连睡觉时也要握着她的手,或者摸着她的胳膊,只有母亲在身边,才会睡得安稳踏实。我不仅追随着母亲,还追寻着母亲身上那熟悉的温度、气息、味道……长大后,渐渐明白,其实在某些时刻、某些地方,我已在不知不觉间,活成了母亲的样子。

出门时,必先穿左脚的鞋子,右手要扶住一把空椅子,而不是坐上去,这个细微的举动,我和母亲是一样的;午睡时,我们都喜欢蜷缩在沙发上,背对着电视机,却要在电视的吵闹声中入睡;缝补衣服时,要坐在阳光暖暖浅浅的光晕里,看针脚穿过时光,一针一线,密密匝匝;这两年,连说话的口气也愈发相同了!有一次,在拉家长里短时,我和母亲竟同时脱口而出“咱可受不了那样的日子!”随即相视一笑……

这一路走来,我紧跟着母亲,女儿又和我,如影随形。我想这世间最暖心的事,莫过于——我左手牵着头发微白的母亲,右手牵着扎马尾辫的女儿。

母亲又像影子一样,庇护着女儿。炎炎夏日里的一天,光线灼人,太阳像打碎的玻璃片,劈头盖脸地砸下来,叫人头晕。黏稠的空气中,母亲、我、女儿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母亲执意让我走在她的影子里,我又快速拉过女儿,让她走在我的影子里。就这样,我们仨人走成了一条直线,在拐角或十字路口处,心照不宣地调整着步伐,让影子再笼罩在女儿身上,可只有母亲一人,暴晒在阳光下。重重叠叠的影子中,已分不清谁融进了谁的身体里。

盛夏的阳光像蘸了辣椒水,母亲的汗珠不断从额头上滚落下来。我心疼母亲,说别走了,咱们前面凉亭歇一会吧。坐在凉亭里,女儿围在左右,伸出肉乎乎的小手给母亲擦拭汗水,说姥姥的汗水像珍珠,亮晶晶的呢!母亲笑了,抱起女儿说,姥姥不热,这算啥呀,想当年你妈妈出生时,那可正是大暑呢……

三十年前的七月,大暑那天,窗外叠翠流金,屋内却闷热得像一只密不透风的罐子,让人喘不过气来。农村人坐月子忌讳多,不许开窗开门,也不许摇蒲扇。正午,气温飙升到最高值,产后虚弱的母亲早已汗如雨下,望着襁褓里汗水涔涔的我,恨不得自己化作一缕清风,化作一泓清泉,用体温慢慢蒸煮出干爽舒适,为我驱赶所有的炎热烦闷。不得已,母亲解下头上包裹的手巾,轻轻地扇着风,让一丝丝清凉慢慢地涌向我……

在母亲的庇护下,我一天天地长大了,可岁月的痕,却悄悄地爬在了母亲的额头上。想起那句“母亲是个美人,岁月你别伤害她”,心就隐隐作痛。不过,我又惊喜地发现,母亲已在潜移默化间,受到了我的影响。母亲学微信,尽管打字的速度很慢,还是会不时地发个信息或是图片,告诉我她一切都好;母亲会看我写的文章,不做任何评论却一律转发到朋友圈;拿不准主意时,母亲甚至会给我打电话,询问我的想法……我们无话不说,是母女,却更像姐妹。

表妹婚礼那天,一家人整装待发,只有母亲还在卧室里换衣服。我轻轻推门进去,母亲正一手举着一件红格子夹克,一手举着一件蓝底碎花风衣在身上比量着,见到我,像看到救星一般,忙问我她穿哪个更好看。在母亲热切又有些羞涩的目光里,我仿佛看到了儿时自己粘着她的样子。我窃喜,原来所谓母女一场,就是融进彼此的生活,然后情不自禁地,成为对方的影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责任编辑:温智娇】

【责任编辑:温智娇】

延伸阅读

526
710
b7 d07

关于我们 | 服务协议 | 隐私权保护 | 广告服务

Copyright © 2015 yiqi. All Rights Reserved

A彩平台官网 版权所有

0